感觉自己快要被花粉溶解了😷。


秋天的阳光给空间注入新的以太
躁动的生殖细胞
无孔不入渗进我的身体
一个气泡 又一个气泡
把我的存在分解。

按时吃药 封住口鼻
每年都是这样。虽然,不记得上一年有这么严重。
气泡在内部弥漫
光影在流转漂移
大概季节在以潮汐的方式
提醒我这个异质者的存在
直到哪一天
涨破开来
希望那时的躯体上
能有野花开放。

评论(1)
© 被遗忘的小行星 | Powered by LOFTER